性權運動
跨性別
同志運動與社群
歧視與仇恨犯罪
少年同志與教育
同性伴侶與親權
同志藝文
同志健康
社會事件
名人
 
蘇玉珍自曝醜聞真相 公布3P照片

民生報2004/03/09
蘇玉珍自曝醜聞真相 公布3P照片
蘇玉珍(上)和劉正清的「床戲」照片。
蘇玉珍/提供
蘇玉珍出示包括自己、賴燿村夫婦以及其他女子猥褻的裸照,泣訴荒唐過去。
【記者歐銀釧/報導】

蘇玉珍昨天出示她和賴燿村、劉正清夫妻以及一些女人的春宮裸照,還有她和賴燿村的裸身DVD。她哭著說:「為了這些,我長期活在恐懼中。有人還拿裸照到我讀書的學校,問我的同學要不要看?我很害怕。最近,有人四處打探我的行蹤,我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。」

蘇玉珍說:「現在,我拿出來公布,這就是我最大的醜聞,我荒唐的過去。我想,這些可怕的經歷是上天派我來給世人的警愓,我為此身心崩潰,有如經過地獄的煉火。我要告訴大家,不要做這樣的事,也期許自己被火焚身之後,可以改過自新,尋找重新開始的可能。」

蘇玉珍昨天下午1點半在台北出現,神情疲憊的她說,日前和兒子剛從峇里島參與國際公益活動回來,在當地為貧困孩子募衣,感受到付出的可貴,不過,回到台中家裡,看見朋友為她收集的賴燿村夫妻對她的不實指控報導,她很難過也很害怕。參與禪修的朋友勸她,要讓心裡遠離恐懼,就是面對恐懼,進而放下恐懼

於是,她決定把這件事說清楚,從此不再回應,要守著兒子平凡度餘生。而對方的不實說詞和相關法律問題則交由律師處理。

蘇玉珍說,苦苓和她離婚前,已有他的外遇傳聞,賴燿村夫妻幫她搜證;苦苓和她離婚後,父母不詳,孤兒出身的她,情感飄浮得很厲害,他們夫婦很照顧她,賴燿村展開情書和追求攻勢,對她關愛有加,兩人發生關係,做了錯事。後來,賴燿村提議他們夫妻搬到她家,3人簽了共同生活合約,賴家夫妻和兒女全搬進她家來。

蘇玉珍說,這段期間,從事攝影工作的賴燿村幫她和劉正清拍裸照,也拍她和其他女生的猥褻、做愛裸照,有時候還教她掌鏡,劉正清也在旁幫忙,3人也有玩3p的事。

後來共居的生活,在醋意和吵架中「實驗」失敗,這些照片於去年年底3人共居的生活曝光後,3人再簽解約協議,他們搬離她家,那些裸照也被拿走了。她僅存照片目錄和一些零星的裸照,而DVD則留在她的數位錄影機裡,沒被拿走。

為什麼會拍那麼猥褻的照片和DVD?蘇玉珍說,兩個巴掌才會響,不能全怪賴燿村夫婦,她是在好奇的情況下,異想天開的嘗試,卻被慾望迷惑;她自己也有劣根性,沈迷在性愛的刺激裡。3人吵架交惡之後,裸照被公佈的恐懼讓她度日如年。這些都是自己造的業,如今自己要承受,日日夜夜,那悔恨和不安的火燃燒著她...。



民生報2004/03/09
苦苓和兒子 讓蘇玉珍活下來
蘇玉珍在經過攝氏1250度燒成的花器上插花,期許浴火重生。【記者歐銀釧/報導】

被醜聞烈火焚燒,怕裸照曝光,生活在恐懼中的蘇玉珍昨天表示,她一度想自殺,飛灰煙滅,最後是前夫苦苓和兒子給了她活下去的力量。蘇玉珍強調,她從小是孤兒,渴求一份愛。現在繞了一大圈,經歷這些可怕的事件,反而是前夫和兒子給他支持,她不能再說自己沒有親人,她要說:「我有一個兒子。」

蘇玉珍說,日前,賴燿村夫妻在台中對她發出不實指控,說她是假作家讓她在峇里島幾乎痛不欲生,同行的兒子打電話回台灣,向苦苓報平安。苦苓請兒子轉告她:「一切都會過去,要照顧自己和媽媽」。前夫的關心,讓她感懷、感動得落淚。而去年年底,她和賴燿村夫婦3人共居生活曝光時,苦苓寫信給兒子,要兒子照顧她,信上說:「媽媽永遠是媽媽」。

蘇玉珍說,發生這件事之後,她向兒子認錯,告訴兒子:「我和苦苓這對父母沒有給你做很好的示範。」兒子說:「我畢竟是你們的孩子。媽媽,我要照顧你,因為我已經長大了。」提起這段母子間的對話,蘇玉珍淚流滿面的說:「苦苓犯錯,我也犯錯,經歷這麼多,不但失去了數百萬元,還換來焚身的傷心,這份苦痛難以計數。」

訪談最後,蘇玉珍拿出她親手做的3件柴燒花器,插上白色和紫色的桔梗花。她說,這是經過攝氏1250度燒了4天3夜的陶藝,是最原始的沒上釉的作品,如同她被醜聞烈火燃燒的痛,她為它取名「重生」。

她怕自己因此對人性失去信心,但是,在即將服役的兒子鼓勵下,她要打起精神浴火重生,要繼續寫作,努力做陶藝,默默的做公益,也希望賴燿村夫婦回到他們自己的生活,並期望自己這樣不堪的生命,能給世人一個警醒:珍惜家庭的愛,不要被外人一時的溫暖蒙蔽了。